大花我想看看你的崽儿

【存戏】喻黄2v2原著向

喻黄对戏,原著向,不带CP

喻文州初进训练营

私设有

喻文州:安承

黄少天:韶芫


【窗外烈日当头,室内键盘声敲击“砰砰砰”】哈哈,怎么样,又破记录了吧,啧,这次提高了两秒多,可惜了魏老大不在,不然又可以向他炫耀炫耀自己最近的训练做的是多么的刻苦了,诶诶!你们都看到了是不是,一会魏老大来了记得帮我作证啊!新纪录新纪录…【话还未说完训练的门被推开一股暖流迎面扑来,白衬衫被汗水浸湿停嘴角的弧度高高被扬起,停留在门口发出的喘息声能够被人清晰地听到】魏队你以前训练迟到也没见到过你这么着急啊,而且这么兴奋的热爱训练不会是今天吃错药了吧!【魏琛白了黄少天一眼,发出的声音略带急喘,眉梢随着声音频率向上翘起,双眸也因喜悦的心情弯了起来】你这小子能不能说点好听的,老夫一直热爱荣耀对他忠贞不移啊,该吃药的是你了,来来来都看看,我给你们带来了一个新成员【宽大的白色T恤,简单的牛仔裤衬出修长的身形,白皙的皮肤细腻如白瓷,湛蓝如天幕的眸子里有着温柔但却并不亲近的神情,这是他留给自己的第一印象】


【离训练室隔着还有一短距离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兴奋的说着什么,“倒是很有朝气啊”这么想着,跟着队长一路小跑进训练室,里面的几个人正热火朝天地进行着训练,只有一人以极快的语速扭过头来跟队长互相嘲讽着,顺着声音看去,少年额前的发因为训练流出的汗水粘在皮肤上,但脸上却是毫不遮掩的热情的笑容,这人应该就是队长吐槽了一路的黄少天了吧,穿的是十分随意普通T恤,此时听了队长的介绍一手搭在椅子靠背上扭过头来看向自己,对着他笑了笑,也看到其他人也都停止了训练将视线转移过来,于是向前几步,毫不扭捏的对着众人点了点头】大家好,我是喻文州。


喻文州?这名字不错啊,念着也好听,文州文州,怎么有种特文艺的感觉。这里黄少天啊,叫我少天好了【将人领到沙发倒了两杯水又从柜中翻出两块新毛巾递给人擦汗接着又毫不留情的把话语的矛头指向了魏琛】不是我说啊,魏队,这还是个学生吧?看上去貌似成绩也不错啊你看这衣着气质和你一比简直有点天壤之别啊,这么容易就被你骗了过来?【无视魏琛听到天壤之别四字皱起了眉继续与人调侃起来“老夫出马还有什么办不到了?这是慧眼识根好吗!这家伙脑子特别好,和他抢boss的时候几次差点坑了我,还好相比之下老夫更加机智一点,你俩来切磋切磋”魏琛接毛巾随意地往头上一抹随后便将毛巾丢到了沙发上,起身向电脑前走去,临走前甩给了黄少天这么一句话“输了可别丢人丢大发了”便留给两位差不多年纪的两人培养感情】喂喂!你是不是真的坑到魏队了?你看那不自在的表情,而且好像坑的还挺严重的啊,你玩什么的?走走走,不如我们去来几局?【对于玩的不错的人自己从不会放过任何一次可以训练的机会,刚来到蓝雨训练营时自己硬是一位又一位的挑试一次失败后再来,况且面前这位略带青涩和文艺的少年竟然是坑到了魏琛那个全联盟都公认的最没下限的人,自己更是好奇起来,难道是有人没下限的成都比魏队还更进一层?但见人这副深情自己又无法将其与没下限划上等号甚至自己觉得他和没下限根本占不上边】


【接过毛巾随意的擦了汗,看到队长豪气的随手扔想了想还是将毛巾叠了下搭在沙发背上,道了声谢后端起水杯,正准备喝口水润润嗓子就听到队长和黄少天在讨论自己,想到网游中与队长的那几场对峙,便无奈的看向队长和人】是队长太谦虚了,我的水平还需要继续努力。【喝过水后放下杯子,听到人兴致勃勃地与自己约战,自己是很清楚自己的弱点,与队长对抗时便已很明显的体现了出来,听说这人在与别人PK时以大量的垃圾话和过人的手速著称,就知道如果与这人单打的话,即使有再多战术可以使自己占到上风,但以自己的手速必输无疑,可是来到这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有这人的原因,机会主义者的剑客与自己,如果能与人配合好的话……斟酌后,拉过人旁边的电脑的椅子坐下,熟练地刷卡登录帐号】术士【又想了想,冲人微笑着补充】我的手速不够快,还请指教。


【存戏】不知道是啥的戏

天上的太阳如同夏日的猛兽来势汹汹,将近四十度的高温将空气都晒得翻滚起来,扭曲了眼前的世界。保持同样的姿势一个小时以上任谁都难以坚持,何况还要紧绷双腿站的笔直,四肢僵硬得仿佛已经坏死一般,可仍要继续不知多久。

“好,现在原地休息五秒钟,下面,二十分钟五千米,开始!”

还没有得到充足时间放松的肢体又被迫开始更加剧烈的运动,身上厚重的训练服给身体增加了负担,拖着沉重的双腿一步一步踏在跑道上,汗水流过眼角,却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擦拭,只能任由它模糊双眼,然后从下巴滴入领口消失不见,胸口处的汗渍浸透了训练服,越来越明显,黏黏腻腻的贴着胸口的肌肤。身体的疲惫连带着意识也要模糊,越接近正午阳光越炽热,舌尖舔过被晒到干裂的嘴唇却依旧毫无用处,倒是又被舌尖带回的血腥刺激得精神一振,喉咙干涩的也几乎灼烧起来,努力吞咽却只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拜这些所赐,就快要脱离身体的意识又回到大脑,努力眨了眨双眼,紧紧盯着眼前的跑道,直到越过终点。

“按时完成的,进行下一个项目。没有完成的,打起精神,深蹲一百!”

卡着时间点完成了跑步项目,可离上午训练结束还有一段时间,压抑着大口喘息的冲动做了几个深呼吸,又丝毫不敢懈怠地向着下一个训练地跑去。


【存戏】苏沐橙自戏

小沐橙第一次见叶修


【盛夏的午后,烈日如同猛兽一般来势汹汹,将空气都晒得翻滚起来,无奈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冷饮摊子,放弃了买跟冰棍消暑的想法,拎着饭盒,拐进那条熟悉无比的小路。还未踏进网吧店门,就听见了比往常更大的喧闹声,一群人围在一起吵吵嚷嚷的,不知在干些什么。跟网管崔哥打了招呼,却在听到对方说哥哥遇上对手了的时候大吃一惊,自己虽然并不是十分清楚哥哥天天在电脑上折腾的那些电子游戏是怎么回事,但印象中,哥哥在这些方面上的技术是鲜有人能敌的。遇上了对手的意思难道就是说,有人能和哥哥打的不分上下?抵挡不住好奇心作祟,努力踮着脚伸着脖子向人群里面瞅,只是自己个子太低,就算蹦起来也难一探究竟,只能听到这些围观的人大呼小叫着,一会叹息,一会惊讶。本想着不然算了,在旁边等会儿,待哥哥如往常般将这人打败,但之后不知从哪冒出来的说哥哥不行的话蹿入耳朵,有些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他真的是比哥哥还要厉害?这么想着,又尽力向人群中挤了挤,万幸有人认出了自己,才给体贴的让出一条路来,道了谢后穿过人群,终于看到了正在和人比赛的,表情严肃的哥哥。可惜他的那个“对手”背对着自己,看不清正脸,从自己的角度,只能看到一双极其漂亮的白皙修长的手,在键盘上飞快的舞动着,敲击出清脆的声响。虽然看得眼花缭乱,也不能明白他到底在操作些什么,但仍然能感到这人一定是极厉害的,都能让哥哥露出自己难得一见的吃力表情,可不是厉害极了嘛!被眼前这双手吸引着,不自主开始想些有的没的,可游戏中胜负定的极快,在一阵惊呼声中,有了胜败分别。没有去看电脑上的结果,看到哥哥的表情就知道胜者是谁,在众人的调侃声中,两个人站了起来,一向温和的哥哥也差点被这人气得跳脚,脸上的表情愤愤不甘,只是眼神怎么也掩盖不住对于这位对手的欣赏和敬佩,大概以后的生活会有更多的乐趣吧?突然听到有人提起自己,看到两人都朝自己看过来,便冲着两个人笑笑,晃了晃手里的饭盒】吃饭吧?


【存戏】包荣兴自戏

#存戏#


抱着碗三两口吃完了里头的面,随手在网页里翻看着一堆奇奇怪怪的游戏。真可惜!感觉没有什么有趣的。突然瞅到了一个刚开新区的游戏,扔了面碗就凑到屏幕跟前一点一点看。“荣耀?这个名字太帅了!”兴奋的申请了帐号,ID叫什么?我可是包子啊,名字一定也要和自己一样棒!盯着电脑左上角的铭牌想了一会,左手一拍大腿,“哎就叫包子入侵吧!多棒!”终于搞定一切乱七八糟的事情站到了新手村里,还没去看NPC,迫不及待地点开技能树,满意的看到可以学习的几项一级技能,“哦哦有勾拳!这个我也会!”一手继续操作者鼠标另一只手握成拳头在半空中用力比划了两下,吓得旁边的年轻小伙颤颤巍巍看自己,冲他摆了摆手,“嘿兄弟,这技能帅吧!”没功夫理会对方的反应,自己又把注意力放回游戏,戳开了和NPC的对话框,包子预备,华丽入侵!


【存戏】15大圣自戏

【头顶的太阳真真有脸盆那么大,每分每秒都烤得人心里烦躁,那厢肥猪在溪里头打滚,真是蠢死算了。看了看不远处另一棵树下,闹得猴不得安生的小孩在喂傻丫头喝水,俩人玩的倒是开心。将视线移回蓝得无边无际的天,又把腿往后缩了缩,使刚刚又暴露在强烈的光照下的脚再次隐藏在树荫中,才安心的放松下来。颇为无聊的摆弄着口中绿的发亮的草叶,不知怎的又想起了远在十万八千里之外的花果山,真想回去啊。“大圣,大圣!”江流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自己这棵树底下,手里举着一颗青色的果子。嫌弃的撇撇嘴,本不想搭理他,可那蠢猪一听有吃的立马屁颠颠施了个小法术蹿了过来,眼看着就要碰到人手里的果子,心里突然涌出一股不满的冲动来,一把夺过果子凑到嘴边张口就咬】嘶——【酸酸酸酸死老子了!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五官都扭曲了。好不容易嘴里的味道淡了点,一睁眼却看到江流儿和蠢猪都在看着自己,条件反射地摆出一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表情】咋,咋了老猪,不服自己去摘啊!

【原创】伏珩姬

社团里部门的拟人

我们家珩姬最可爱了!想抱着亲口!


一次执念成全了一个夙愿

一场浮华模糊了一段情缘

我挑染了眼角红晕舞在中央世界

看你在世界边沿沉默无言

是我放弃了你逐了万年的红线

转身甘愿坠入繁华深渊

是你该恨我情薄于誓言

执了长剑剑锋指我眉间

是你再次出现在我视线之前

使我记起了千万罪孽

是我抿唇轻笑了情深缘浅

解衣辱了你苦等的万年

你指尖泛白剑锋终是指向地面

我垂了眼睫只盯着台前烛火明明灭灭

你转身离去身姿一如昔日谪仙

只是我入了泥沼再回不到从前


【存戏】苏沐橙自戏

存个戏

苏沐橙得知叶修在兴欣当网管之后两天

【天色有点晚了,训练室里只剩自己一个人,退出帐号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扭头看向窗外,可惜只能看到自己在玻璃上到映出的影子,和模糊不清的对面的建筑。站起来打开窗户,冷空气呼地从打开的缝隙处钻了进来,打了个哆嗦,用力把窗户开到最大,探出头去,看着不太远的对面的网吧。那里就算深夜也是灯火通明呢。前两天刚刚得知他在那里,几乎立刻跑过去找他,脑子里全都是去了就不再回来了的想法,但最终还是考虑到了自己是个职业选手,即使有些想法,也要名正言顺地离开嘉世,现在知道他还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了安顿就好,以后还有时间的。】天天熬夜,还真合适你。【忍不住摇头笑出了声,突然感觉这样有点傻,就把头缩了回来,关上窗户,搓搓刚刚被吹凉的手。确认了位置上有没有忘记拿的东西后,关上灯,又看了眼已经陷入黑暗的训练室,关好门就离开了】